“国师…沈小姐回来了。”

    跪在地上的暗卫恭敬的开口,虽已经尽可能去平复情绪,却还是让人听出了恐慌。

    黑暗中的身影一顿,并未开口,只觉得周遭的冷意更深了几分。

    “命人把她给我带来。”

    话落,那跪的已麻木的暗卫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踉踉跄跄的起身退出了房间。

    景祀从角落走出,月光透过窗纸投下,映照在那张俊美无双的脸上,丹凤眼下的薄唇勾出一丝不屑。

    沈翎,夜逃国师府!你真是好样的!

    与此同时,在旁房中睡的踏踏实实的某人,被裹着被子抬了出来。

    沈翎只觉得浑身一冷,不悦的皱了皱眉,刚想要翻身紧紧被子。

    腰背部的悬空感猛地袭来。

    沈翎一惊!

    双眼睁开之时,竟有一轮明月!?

    “喂!你们要干嘛?这是要带我去哪里?”

    当女子注意到身下抬着自己的两人之时,一张小脸皱在了一起。

    只是那两名黑衣男子,一路上充耳不闻,心中却对着这位前朝公主默默祈祷。

    得罪了咱们国师大人!定会有你好受的。

    沈翎见叫喊无意,便也不在挣扎,赏月一般的瞪着大眼睛,一路上安静无比。

    不一会,只觉得周遭的光亮袭来,有些许刺眼。

    等她再睁开双眼时,已然出现在了房间内,刚刚抬着自己的那两人也默默的退了出去。

    紫檀木制成的桌椅,堆积成山的竹卷,这熟悉的样子,不就是景祀的书房吗?

    沈翎一双水汪汪的眼眸中尽是困倦,她伸手推开裹着自己的被子,与平日的冷傲不同,此时的她一身轻纱上散落着秀发,颇有一种小女人的柔美。

    “景祀这个臭男人又是闹的哪一出,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在房内走了一圈都没见到男人的身影,沈翎眸中闪现不悦,无力的吐槽着。

    “哐当!”

    门被猛然推开,沈翎浑身一颤,小手抚了抚自己的胸口,抬眼往了过去。

    完了——!

    是国师大人!

    沈翎立马换上笑眯眯的样子,讨好般的向前,“夫君~三更半夜将我抬过来,莫不是要与我欢爱?”

    不料那身形直接从她身边径直走过,一个眼神都未施舍。

    “夫君~”

    沈翎眼中闪过一丝不妙,转瞬间又换上娇滴滴的样子,跟着景祀来到了书桌前。

    “我看沈公主精力旺盛的很,今日就在此给我守夜吧。”

    冷不丁的一句话冒出,景祀眉头微抬,丹凤眼中闪着危险的光。

    “不是吧!”

    沈翎揉了揉打架的眼皮,痛苦的哀嚎着,这男人定是发现自己出府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无论沈翎怎么叫“夫君”,怎么撒泼无赖,景祀就如同聋了一样,全然不予理会,自顾自的摆弄着手中的书卷。

    本就加班加点调制药品,又深夜闯入程府,一身疲惫猛地袭来。

    沈翎轻“哼”一声,眼眸中的困意无法抵抗,她悄悄的看了看正专心看书的景祀。

    小心翼翼的挪动身子,趴在了桌子上,闭眼前还不忘又撇了撇国师大人。

    一旁的男子自然是注意到了那一撇,看向那小小的身影,正缩在桌子上,顿觉得有些发笑,嘴角上扬,纤细的手指微动。

    “碰。”

    “哎呦——”

    伴随着一声吃痛的叫喊,沈翎瞪着双眼捂着头,脸蛋上写满了愤怒。

    环视一圈之后,将那带着温怒的目光看向景祀,瞬间又耷拉了下来。

    她撅着嘴无奈的趴在桌子上,就在视线即将消失之时,角落的一株盆栽映入眼帘。

    整个身子像是触碰了什么机关一般,猛了蹦了起来。

    许是觉出自己有些诡异,沈翎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偷摸了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男子。

    月光照耀下的他,是那么的清冷,颇有一种寒门弟子超脱世俗之淡雅。

    见景祀无心理会自己,沈翎便轻手轻脚的将那盆植物抱到了桌子旁。

    她手肘撑着下巴,百无聊赖的拨弄着枝上的叶子,房间内不时飘散起淡淡醒人的清香。

    有这清醒草药效的加持,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言不发的熬到了天亮。

    只听“碰”的一声,景祀将桌子上的竹卷一合,眼眸中多了些许疲惫,起身朝着门口走去。

    等人走后,沈翎便也乐呵呵的去开门。

    瞳孔瞬息放大!

    面前挡着自己去路的,竟是昨日自己迷晕的侍卫?!

    “你…你怎么在这。”

    许是有些心虚,沈翎换上不好意思的笑,结结巴巴的开口。

    那侍卫眼中似是带着点委屈,“昨日公主出府,是属下看护不力,国师罚属下在此跪了一夜。”

    沈翎一听,内疚涌上心头。

    她舔了舔薄唇,皱着眉,不知所措之时,看到那黑衣上粘上了血渍。

    “你先起来,我去给你弄点药上一上吧。”

    声线中充斥着满满的自责。

    光顾着程北偌和乔安如那对狗男女了,竟忘了国师大人这个狠角色了!

    地上的暗卫不动声色的摇了摇头,似是跪的更端正了。

    “你看看你这都出血了,没事,你们国师已经走了,看不见的。”

    沈翎有些无奈的叉着腰,继续劝说道。

    奈何说的她口干舌燥,地上的黑衣男子依旧不为所动。

    “你等着,我去给你拿药过来上!”

    留下一个恨铁不成钢的眼神,沈翎便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从布袋中扒拉出一些金疮药,又摸了许多促进伤口愈合的药物。

    国师府的木廊上,又付现了一波雷人的画面!

    沈翎公主抱着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来来回回的出没在国师的书房门前。

    待东西都准备的差不多后,沈翎撅了撅嘴,“来吧,咱们上完药,你们国师都不一定能回来的。”

    “公主,您就放过属下吧…”

    那侍卫欲哭无泪的看了看一旁的沈翎。

    轻“啧”一声,沈翎居高临下的看着不愿配合的某侍卫,撸了撸自己的袖子,上手就去扒他的衣服。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之时。

    “沈翎!脱衣服上瘾了吗!”

    一声怒斥在远处传来,声音之熟悉,令两人都忍不住一瑟。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豪门对照组绝不认输笔趣阁 美漫从五级变种人开始 光阴之主!最新章节 长生武道:从五禽养生拳开始全文阅读 我在仙幻模拟万界手无弹窗 小说天堂 灵魂小说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之泉 凝聚阅读 漫客文学 沙盒里的末世免费阅读 养生武圣:从泡脚开始免费阅读 我都成帝了,你说遮天是无限盒子最新章节 长生不死的我只练禁术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