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点名的沈翎立即反应过来,她狠狠掐了自己一把,清澈的眸中如同盛着一汪池水,眼角顿时红了。

    她缓缓走到景祀身后,原本阴狠的神情消失,反倒看起来无辜极了。

    “夫君,他们欺负我!”沈翎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着。

    她鼓着腮帮子,语气软糯糯地,带着几分控诉。

    程北诺看着与刚才截然不同的沈翎,心中划过一丝不耐。

    以往沈翎一直都是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维他的话是从,可今日不仅与他对着干,反倒还想要将他的婚宴搅得一塌糊涂!

    在场的宾客议论纷纷。

    “沈翎竟然是国师府上的贵宾?”

    “传闻沈翎和国师的关系不是一直处于水火之中吗?”

    “……”

    程北诺眼神之中有几分畏惧,毕竟当今生上都礼让几分的人,他也不敢在景祀面前叫嚣,只得陪着笑脸,“国师,公主刚才杀了我一个侍卫,恐怕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吧。”

    景祀连一个正眼都没给程北诺,性感的薄唇轻启,声音冷冽,如同寒冬腊月凌厉的寒风,“程将军,我没有一句话说两遍的习惯。”

    话音刚落,空气中就充满了一丝诡异的气氛。

    程北诺脸色顿时惨白,他极力控制好自己的情绪,随后才挤出一丝笑容,“既然是国师的贵客,那程某便不多加阻拦。”

    看着程北诺那一副欺软怕硬的嘴脸,沈翎翻了个白眼才离去。

    “各位吃好喝好。”临走前,景祀的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过,声音薄凉无比。

    两人坐在马车里,空气寂静极了。

    沈翎只好垂着头玩弄着自己的手指。

    没办法,景祀的压迫感太强了。

    忽然,一道冷笑打破了马车里的寂静,接着冷沉的声音响了起来,“公主的夫君可真是改的快,昨天一口一个夫君叫着,今天就来抢婚了。”

    仔细听还有一丝嘲讽在里面。

    沈翎没抬眸,但听出了一丝醋味。

    她蹙眉,莫非国师喜欢原主?

    “我今日来是想查清那日想要杀我之人,并不是来抢亲的。”沉思良久,最后沈翎抬眸对上景祀那一双丹凤眼,眸中满是认真。

    “况且,有了这么好看的夫君,我怎么可能去抢婚?那程北诺长的如此粗鄙不堪,都不及我夫君万分之一呢!”

    虽然多少有些夸张成分在里面,但也是事实。

    景祀冷淡的扫了沈翎一眼,清冷英俊的脸上没什么神情,周身染着戾气。

    “我不管你是去抢亲还是去找什么证据,只要在我府上一日,就得守规矩。”景祀手中把玩着两颗珠子,声音不威而怒。

    真生气了?

    沈翎抿着嘴角,最后点头,“我知道了。”

    如同一个犯了错的小孩。

    见此模样,景祀深邃的黑眸闪过一丝诧异。

    难道是自己的话说的太重了?

    回到府上,沈翎刚下马车就听见男人冷冽低沉的声音,“把公主关进房里,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踏出房间半步。”

    “景祀!”沈翎不可置信的看着景祀的背影,只是男人连头都没回。

    被关进房间后,侍卫一脸认真的看着沈翎,“公主,我们也是奉命行事,希望不要为难我们。”

    沈翎正准备开口,房间门直接被关上了。

    坐在椅子上,看着外面来回巡视的侍卫,沈翎暗暗咬牙。

    景祀竟然防自己到这种地步。

    为了担心再次逃跑,连监视她的人都换了一批。

    得知景祀回府后,周婉儿挂着泪珠跑去了书房,举着自己断了两根手指的手,满脸委屈,颤着音,“景哥哥,公主简直就没把你放在眼里!我不过是去关心她几句,她竟然直接将我的手指给断掉了,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周婉儿哭的梨花带雨。

    看起来我见犹怜。

    任何一个男人见状恐怕都于心不忍。

    只是,景祀连头都没抬,翻开竹编认真看起来,语气染着几分不耐,冷声说着,“再废话,直接断了你的手。”

    周婉儿面色顿时煞白,眸中闪过一丝惊慌。

    她只顾来求得景祀的关心,却忘了景祀的脾性。

    “是我愚钝。”周婉儿脸上还挂着泪珠,赶紧跑了出去。

    这时,穿着一袭黑衣的千影从柱子后面现身,恭敬地跪在地上,“主上,今日之事是我疏忽,若不是我……”

    剩下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打断,“自己去领罚。”

    千影双手握拳,“是!”

    等千影离开后,景祀抬眸望着窗外,漆黑深邃的眸子里染着让人不易捉摸的寒意。

    看来沈翎是越来越有趣了。

    今日之事,断不是昔日的公主能做出来。

    到底是她隐藏的深,还是换了一个人?

    出了书房,她一脸阴沉的看着沈翎的闺房,眼神越发阴冷,丝毫没了刚才的委屈。

    “小姐,我们现在怎么办?”跟在身后的丫鬟小心翼翼地开口,生怕哪句话触碰到了周婉儿的逆鳞。

    不然到时候就是她受罪了。

    周婉儿眼神阴婺,指甲深深陷进肉里,“去公主府!”

    她知道宋心语对景祀有暧昧之心。

    若是有宋心语的帮助,肯定能除了沈翎这个祸害,到时候她就能占着天时地利同景祀在一起。

    说着,便安排了马车去往公主府。

    “公主,周小姐求见。”丫鬟轻声开口。

    宋心语正摆弄着自己的手指,在脑海中搜寻了一下这号人,随后冷淡吐出两个字,“不见。”

    昨天不仅没杀了那个死丫头,反倒还折损了两个嬷嬷,一回公主府,宋心语就将自己关在了府上,连程北诺的婚宴都没去。

    丫鬟知道宋心语心情不好,也不敢多说什么,推门出去看着站在门口的周婉儿,“周小姐,我们公主今日不想见客,还请你改日再来。”

    周婉儿顿时急了。

    要是今天见不到宋心语,就凭沈翎那妩媚坯子迟早会将国师迷得神魂颠倒。

    她面上满是焦急,“我今日是一定要见公主的!”

    “沈翎昨日被国师救回,自从她来了国师府上,国师便被她迷得神魂颠倒,若是公主不出面的话,恐怕……”

    她刻意加大分贝,剩下的话没说出来。

    “让她进来。”房间里响起宋心语的声音。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大明:自爆穿越后,老朱心态崩了最新章节 格温蜘蛛:我来自虐杀原形逃跑的芳一 无忧书苑 篝火收容公司免费阅读 渊天尊烽仙免费阅读 清静阅读 文学之墨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神奇阅读 文字之光 进化:从猫猫吃成古龙种酸柠檬酸不甜 体育系男神百度百科 工业狂魔最新章节 灵境游神:我有一扇两界门免费阅读 演技派从1998开始陈奔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