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亏的是谁呢?自然是最底层的百姓,他们没有积蓄,手里没有金银。今天缺盐了,拿只鸡去卖,明天缺布了,牵只羊去换。”

    “如果宝钞一旦贬值了,他们卖掉一只鸡换来的宝钞,转身过去买盐,本来能够买两斤盐的,却只能买半斤了,本来能够买两匹布的,现在只能买一匹了。甚至连一斤盐一匹布都买不到,只能买一两盐一尺布。甚至到了最后,他们手里捧着大把的宝钞,却连一根针都买不到。”

    “万事万物有得必有失,有获取必有消耗。宝钞能够获取无数物资,但是却没有什么消耗,陛下恐怕一直以来都在疑惑吧?”

    “宝钞之所以能够换取无数物资,那是因为百姓对陛下的爱戴和信任。陛下起兵以来出生入死百战而还,扫除蒙元还给了天下百姓一个朗朗乾坤。百姓对陛下无比的信任,陛下说一贯的宝钞就值一贯,才能够得到百姓的认同。自古得民心者得天下,民心是什么,民心就是国运,而宝钞消耗的就是大明朝的国运。”

    韩度说完,跪倒在地上,长拜不起。

    老朱和朱标心里一方面像是拨云见日一般,韩度的解释让他们有种醍醐灌顶豁然开朗的感觉,但另一方面也让他们心惊不已,发放宝钞是在消耗国运?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他们都找不反驳韩度的理由。

    国运啊,每一位帝王都视之为禁脔,甚至是禁忌。明君也就不说了,哪怕是昏君,不管他再怎么昏聩,他都不会希望国运有所损耗,甚至巴不得国运每天都在增长。

    朱标从小聪慧无比学富五车,但此时此刻他竟然找不出一个字来反驳韩度。

    大殿里安静的落针可闻。

    韩度拜倒在地上,等候着老朱对他的裁决。

    一旁的太监吓的连口水都不敢咽下,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鞋子前面的那块地方,仿佛那里有着莫大的吸引力。甚至他恨不得把自己的两只耳朵堵上,巴不得自己从来没有听到过韩度这些话。

    老朱坐在龙椅上,面无表情,一声不吭,只是脸上阴沉的像是即将到来的暴风雨,让人感到极度的可怕。

    朱标也是脸上低沉无比,许久之后才涩声道:“父皇,要不,宝钞,就先,暂停发放......”

    朱标虽然是太子,虽然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是他也不敢继续做发放宝钞这种有损国运的事情,所以对老朱劝谏道。

    韩度描绘的场景太过可怕,朱标好似看见一股凭空出现的宝钞洪流,从京城开始朝着四面八方淹没而去,直到淹没整个大明天下。

    老朱神色依旧阴沉,没有分毫的改变,问朱标:“那北征怎么办?蒙元怎么办?难道要放弃北征,失此良机给蒙元踹息的机会?坐视蒙元壮大,然后再次铁骑南下,让这天下全部都陷入水深火热当中?”朱标不敢直言废除宝钞,只是委婉的提出暂停发放。

    面对老朱的质问,朱标无言以对。他没有办法,他要是有两全其美的办法的话,他刚才就不会那样劝谏父皇。正是因为没有办法,他才不得不做了一个“两权相害取其轻”的选择。

    韩度听闻朱标要暂停发放宝钞,心里一个咯噔。“朱标这是啥意思?是要彻底放弃宝钞吗?别啊,我话还没有说完呢。”

    “看来自己刚才的话说的有些用力过猛,把朱标和老朱给吓住了,”韩度心道,“可不能不发放宝钞啊。”

    历史上,虽然大明发放的宝钞后来遭遇到了大规模的贬值,甚至一度被百姓所摒弃,社会交易再次回到金银作为货币的道路上来,但是谁都不能够否认宝钞作为货币的时候,的确是极大的方便了社会交易,极大的促进了商品经济的繁荣的。

    如果说因为自己刚才这一通话,老朱放弃了发放宝钞,那自己恐怕会被未来的人给骂的无比凄惨吧。肯定每每提到纸币的最早起源——宝钞,自己都会被当做是那个反面的背景,这简直就是让自己遗臭万年。更有甚者说不定还会把自己从坟墓里掏出来鞭尸,让自己死了也不得安宁。新笔趣阁

    想到这里,韩度脸色瞬间变得难看,再也顾不上礼节了,一下子从地上爬了起来,朝朱标道:“太子殿下,宝钞万万不可废。”

    老朱眼睛陡然一亮,有句话怎么说的?解铃还须系铃人啊。既然宝钞的弊端都是韩度发现的,那说不定他还真有解决办法呢?

    老朱直接越过朱标,迫不及待的问韩度:“难道你有办法?”

    “我有办法。”韩度肯定的道。

    老朱大喜过望,“快快道来。”

    朱标也诧异的看着韩度,想不到他竟然真的有办法。在朱标看来,这宝钞简直就是个死结一般解不开。发放宝钞吧,消耗的是大明朝的国运;不发放宝钞吧,又无力北征蒙元,一旦蒙元得以喘息做大,倒是挥师南下,整个大明天下又会陷入到动荡之中。

    想不到韩度竟然有办法解开这死结,朱标准备用心听听。

    “启禀陛下,宝钞之所以消耗国运,不过是因为它本身只是一张纸,没有实际的价值,或者说本身的价值和它的面值相差太大。如果我们让它具备和面值一样的价值,这样一来岂不是就不会消耗国运?”

    “该怎么做?”老朱急切的问道,脸带喜意,看来这韩度有谱。

    “将宝钞和金银进行捆绑。比如说,我们把一贯宝钞和一两银子捆绑起来,让一贯宝钞随时都可以兑换一两银子,这样一来宝钞的价值就不会贬值,更不会消耗国运。”韩度从太监手里抽出一张一贯的宝钞,再拿出一两银子,两只手示意两者可以不断的交换。

    这其实就是准备金的意思。发行纸币一定要有和纸币发行量相当的准备金,至少要有实际物品和纸币挂钩。

    没有准备金的纸币,那叫津巴韦布。

    如果大明的宝钞继续像现在这样滥发下去,要不了一百年,那就连津巴韦布都不如。

    老朱的脸上的笑容陡然凝固,他又像抓起砚台砸在韩度的脑门上。因为韩度给了他极大的希望之后,又马上给了他极大的失望。韩度的办法的确是可行,但是对于老朱来说却是不现实。

    为什么?因为老朱没钱。老朱不就是因为没钱了才发放宝钞的吗?他要是有钱,那还需要发放什么宝钞?直接用银子不香吗?还脱裤子放屁一般发放什么宝钞?

    朱标更是苦笑着朝韩度摇头,道:“你的办法虽然可行,但是你有所不知,朝廷根本没有足够的金银来保证一贯的宝钞就价值一两银子。”

    “殿下勿忧,且听我慢慢道来。”韩度这时候充满了见识上对老朱父子的碾压快感,激动的他连“罪人”两个字都不自称了,直接说“我”。

    老朱两父子这时候已经完全被韩度吸引,那里会在意他自称上的细枝末节。

    韩度假意咳嗽两声,继续说道:“首先我们要明白一点,就是宝钞之所以能够被百姓所接受、所使用,这和它背后代表的究竟是国运还是真金白银,其实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韩度一开口就让朱标的眼睛一瞪,“怎么没有关系?你自己都不是说了吗,宝钞本身没有丝毫价值,它之所以能体现价值,就是靠着背后的国运或者是真金白银。”

    还是老朱要稳重的多,不急不躁的劝朱标,“你不要急,让他继续说。”

    “是,陛下。其实太子殿下的看法没有问题,那是因为他站在朝廷的高度来看。但是我们如果站在百姓的角度来看呢?百姓只要相信一贯宝钞能够不折不扣的价值一两银子,那么这一贯宝钞就能够在世上自由交易。陛下发放宝钞之初,宝钞能够顺畅的自由流通而没有任何弊端,其实就是因为百姓相信的原因。我把这叫做信用体系,朝廷需要做的就是建立起宝钞的信用体系,只要这个信用体系一旦建立起来并且保持住,那么宝钞便可大行其道毫无障碍。当然,建立信用体系最快最好的办法,就是宝钞和金银挂钩捆绑在一起。”

    “说了半天,还是要银子。朕明确的告诉你,朕现在根本没有那么多银子去和宝钞挂钩。而且如果一百万两银子,只能发放一百万贯宝钞的话,那朕有何必多此一举发放宝钞,还不如直接用银子。”

    “陛下恕罪,是罪人没有解释清楚。罪人向陛下再举一个例子,陛下便知发放宝钞的好处。”

    说完韩度有把太监给拉出来。

    只是此时太监已经没有了刚才的胆战心惊,一脸微笑着任由韩度摆布。他跟在皇帝身边时间虽然不长,但是他也能够看的出来,现在的皇帝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了,也没了最初的怒意。既然是这样,韩度拿他来示例给皇帝看,最差皇帝也会念及他的几分苦劳,要是运气好一点说不定还能够在皇帝面前立个功劳啥的。

    新笔趣阁为你提供最快的大明烟火更新,第九章  宝钞的问题免费阅读。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