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醒了?奴婢伺候大人更衣。”

    猛不丁的一个声音,把韩度从舒适的享受当中给拉了出来。

    一转头才发现自己的床边上站立一个侍女,侍女低头捧着官服。侍女样貌普通,长着一张大大的圆脸,皮肤略显黝黑。

    看上去不像是那些传说当中千娇百媚的宫女,更像是辛苦劳作的农家女。

    韩度仔细一想也明白,传说只能是传说,这世上那里来那么多的美女。就算是真有千娇百媚的美女,那也不可能出现在这东宫的外围,还不早就被朱标给纳入后宫了吗?

    食色者性也!

    冷不丁的被这侍女吓了一跳,韩度窘迫的拉起被子挡住自己,不满的问道。

    “你谁呀?”

    “回大人,奴婢是东宫的宫女,前来为大人更衣。”侍女低头回答。

    韩度看了一眼她手里捧着的衣衫,问道:“这是官服?那我的衣服呢?”

    “回大人,大人的衣服,嗯......颇为陈旧,不便,不便......太子殿下便命人将大人的官服给送来。”侍女一句话说的结结巴巴,含含糊糊。

    不过韩度却明白了她的意思。

    不就是因为自己的衣服发酸发臭了嘛,这也不能怪自己啊,在牢里呆了那么多天,不发臭才怪。

    即便是这样,韩度也不习惯被人伺候着穿衣服。要是一个美女的话,倒也罢了,说不定韩度还有兴趣,去享受一下封建社会的堕落腐败。

    既然是一个相貌平平的侍女,额,那还是算了吧。还没有自己动手来的舒服,至少不会一旁站了一个人,让自己别扭。

    “你把衣袍放下,我......本官自己来就是。”

    “是。”

    侍女转身将官服放下,便退了出去。

    韩度起身,按照记忆力的穿戴将官服穿好,当然这是常服,不是早晚朝奏事时穿的公服。

    常服裁剪得当,穿在韩度身上有几分威严。不过就是这常服的颜色有些碍眼,宝钞提举司提举是正八品,八九品的官服为绿色。

    要知道现代的男人都比较忌讳绿色,首当其冲的就是绿帽子,其次便是绿衣服。

    不过好在大明朝没有这个说法,只要韩度自己能过心里面的那道坎就行。

    官员的常服是有补子的,宝钞提举司棣属于户部,算是文官。韩度的补子就是胸前一块四四方方的图案,里面绣着两只鹌鹑。

    韩度看着两只鹌鹑,脸色不太好看,鹌鹑就算了,不知道谁设计的这个图案,把这两只鹌鹑绣的略胖了些。

    “哎,算了,鹌鹑就鹌鹑吧。胖胖的也好,胖胖的喜庆。”摇摆一下脑袋,韩度放下心里的念头。

    韩度打开门,一位小太监便迎了上来。

    “大人,这是太子殿下的一份心意,另外太子殿下吩咐奴婢随大人去一趟刑部。”小太监挥手朝着桌子上示意。

    韩度随着小太监的手看去,只见一封正式的文书放在桌子上。

    打开一看,是关于韩度的任命以及对他家人的处置。???.

    太子朱标协助老朱处理朝政,自然是可以对韩度进行任命。但同时朱标也是日理万机,要是一个普通的正八品官员,自然是不会被他放在心上的。

    自己的事情能够让太子朱标帮他张罗,韩度心里把朱标的这份情谊几下。

    韩度正色行礼致谢道:“替下官谢过太子殿下,有劳公公。”

    老朱身边的太监韩度需要小心敬着,这太子身边的小太监,他也需要小心敬着。要不然遇到一个记仇的太监,说不定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不是说太监里面就都是为了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就记恨别人一辈子的变态。人分群体,不管是什么样的群体里面,都会有着好人和坏人。

    只是因为太监这个群体,比常人少了些东西,所以出现变态的概率的确是要大上一些,至于好人嘛,也有,只是太少罢了。

    陪着小太监来到刑部,交涉好之后,韩度便随刑部的一个小吏来到大牢。

    韩度可没有老朱身边太监那么大的脸面,没有刑部左侍郎胡桢的亲自陪同,陪着他的只是一个小吏而已。

    小吏就足够了,这个小吏一来到大牢,便受到了牢头的笑脸相迎。

    “哟,小的刘奎见过大人,大人今天怎么有空来了?”

    小吏面对韩度的时候,还可以做到笑脸相迎,面对牢头的问候就只是冷傲的一点头。

    这时,韩度从小吏背后走出来。

    牢头看见韩度,眼睛里的惊讶快要溢出来,“这位不是韩公子吗?昨天还在牢里等候处决呢,怎么今天就穿上官服了?”

    不过想到昨天晚上宫里来的一个太监将胡大人都惊动了,想来也是大人物,说不定就是陛下派来的。

    如果是陛下见过韩公子的话,那韩公子还真的有可能做官了呢。

    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这就是皇权!

    当然牢头不知道“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但是他知道韩公子现在肯定是皇上身边的红人了。

    庆幸着自己一直以来对韩公子一家照顾有加,从来没有得罪过。脸色挤出菊花般的笑容,“小的见过韩大人,韩大人安好。”

    “好,刘头也好。”心情甚好,韩度笑着对这牢头点头。这牢头为人还算不错,自己在牢里的时候,也没有为难过自己,韩度不介意向着牢头示个好。

    毕竟自己现在只是戴罪立功,老爹和弟弟还要继续待在这牢里面呢。能够得到牢头几分好感,让他能够照顾一下老爹和弟弟,也是好的。

    “咳,”小吏清清嗓子,正色道:“太子殿下有令,释放韩大人其母和其妹妹两人。”

    原来是傍上了太子殿下,可是怎么只是释放其母和妹妹两人?其他两人呢?

    牢头虽心有疑惑,不过他可不会犯傻当场问出来,而是笑着回道:“小的遵命。”

    小吏见事情已经吩咐下去,便朝着韩度一拱手道:“韩大人请自便,下官这就回去复命去了。”

    “有劳了。”韩度客套道。

    “无妨,小事而已,下官这就告辞。”小吏说完,风也是似的逃了,转身的时候韩度还看见他伸手捂住口鼻。

    看来是受不了大牢这污秽之地,韩度摇头想道。

    回过神来,朝着牢头一伸手,“刘头请。”

    牢头赶紧回道:“不敢,韩大人先请。”

    韩度也不客气,当先一步,走了进去。

    来到熟悉的牢门外面,随着牢头打开牢房,喧哗声顿起。

    本来已经陷入沉睡的韩德,陡然惊醒,一醒过来便看见身穿官服的韩度。

    “度儿,你,你这是......”

    随着老爹的一句惊呼,老娘和弟弟妹妹全都清醒了过来。

    看着韩度的衣着,他老娘一阵惊喜,问道:“度儿,你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穿上官服了?是不是陛下赦免了老爷的罪过?”

    韩德心里明白,这根本不是陛下赦免他的罪责,而应该是韩度的血书被陛下看见了,这是韩度的功劳。

    面对老爹的目光,韩度犹豫了一下开口道:“陛下封孩儿为宝钞提举司提举,全权住持宝钞制作一事。”

    韩德听了,异常高兴,说道:“正八品宝钞提举司提举,也算是不错了。就算你有举人功名,哪怕是你去选官,吏部也不会给你正八品的品级,更何况这还是让你直接主政一司。足以见得,陛下对你真是厚爱。”

    举人虽然可以做官,但是却和进士乃是天差地别。举人想要做官,就要等吏部来选。吏部什么时候选?自然是有空缺的时候,才会选。

    吏部选官会有多么坑?其他的不说了,就只说一条就知道。

    长的丑的不要!

    这就是吏部选官的第一条,也是第一个大坑。

    如果你长的丑的话,还是劝你不要去选官了,必定会在第一时间就被刷下。

    如果你有不满,认为这样选官不公?那就去考进士吧,进士做官就公平,都不用选。

    就算你全部通过了这些无比奇葩的选官过程,那你也别高兴太早,举人做官一般都是从最低级别开始,也就是从九品。如果你有靠山的话,垫垫脚,或许你能够直接得到一个正九品的位置。

    就算是如此,你也只能作为主官的副手,根本不可能自己当主官。

    像韩度这样,以举人身份一做官便是正八品,而且还是宝钞提举司这样,在京城里面也算是重要部门的主官的,在大明朝立国以来,都是绝无仅有的。

    “在这牢里待了这么多天,老夫是连一天也待不下去了。既然陛下让你主持宝钞制作,那陛下肯定也赦免了我们全家的罪了吧。来,扶老夫起来,咱们回家。”韩德朝着韩度伸出手。

    赦免,回家。

    这些字眼,韩家人不知道在午夜梦回当中梦想过多少次。

    陡然听到的时候,韩度的娘亲和弟弟妹妹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几人的眼睛,瞬间变得无比明亮,再也没有前几日的颓废和丧气。

    韩度看着老爹的手,没有去接,尴尬一笑,道:“陛下让孩儿戴罪立功,所以陛下只准许娘亲和妹妹随我回去。”

    新笔趣阁为你提供最快的大明烟火更新,第十三章  戴罪立功免费阅读。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