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老安好。”韩度礼貌的问候一句。

    熊莳此时,郑重其事的向老黄介绍韩度,“这位是宝钞提举司提举韩度韩大人,奉陛下之命来督造宝钞。”说话间,双手抱拳朝着皇城方向一拱手。

    “原来是韩大人,小老儿当不的韩大人的称呼,大人叫我老黄就行。”面对着自己新的顶头上司,老黄拿捏着一分小心翼翼的拘束。

    “老人家不必多礼,咱们以后还要齐心协力为皇上办差,大家随意一点。”韩度先开口,安抚了老黄一下。

    老黄见这年轻的大人语气随和,也没有什么架子,心里提起来的小心谨慎便落了下来,神色顿时轻松了不少。

    “敢问老人家叫什么名字?怎么称呼?”韩度觉得自己一个年轻人,对一个老人称呼太随意了有些不好,便又问起来老人的名字。

    “嗨,大人说笑了。小老儿的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匠户,那里会起什么名字,说出来也是污了大人的耳朵,还不如老黄来的好听。”

    韩度见老人不愿意说,便也不再追问。想来老人的名字确实是不太雅观吧,毕竟这个时代的人大多数都没有读过什么书,再加上民间普遍认为名字贱一点好养活。

    所以很多人的名字都是无比的奇葩,比如说狗、?(也就是猪)等等。

    “怎么本官看到这里几乎都是些老人在干活,为什么没有年轻人?”韩度把心里的疑惑给问了出来。

    “这个......”老黄迟疑了一下,看着熊莳。

    熊莳见此面无表情的说道:“大人问你,你就说,看本官干什么。”

    熊莳站在韩度身后,落后半个身位,略微躬身,一副彻底站在韩度这边,唯马首是瞻的态度。

    老黄见到熊莳的态度,也就不再遮遮掩掩,敞开了说道:“不敢欺瞒大人,钞纸局里的确没有什么年轻人了,几乎......几乎都是老一辈的人在支撑着。”

    “为什么会这样?”韩度疑惑,“如果本官没有记错的话,匠户应该是世代相传的吧?怎么会没有年轻人呢?难道他们都没有后人?”

    这根本不可能?

    这个时代的人有多么重视香火传承,韩度看他自己就明白。他老爹有了他这个儿子,都还要给他生出一个弟弟来呢。

    要说这些匠户家里连一个男子都没有,韩度是不信的。

    一代是匠户,世世代代都是匠户,这就是老朱对士农工商四民的划分。

    按照常理来说,这钞纸局里面的匠户,应该有着老中青三代人才对。

    结果现在只剩下一些老人和中年人,这不对劲。

    “这个,这个......”老黄吞吞吐吐半天,也没有说出过一二三出来。

    “大人,”见此情况,熊莳对韩度招手示意。

    韩度附耳过去。

    熊莳低声在韩度耳边说道:“大人,个中缘由还请大人不要深究,情况是这样的......”

    随着熊莳的解释,韩度才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老朱分划四民的初衷是好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却越来越不是原来那么回事。

    匠户在洪武年初期的时候还好一点,那个时候老朱注重的是百姓的休养生息。所以那几年也是匠户日子最好过的时候,毕竟是有手艺的匠人,凭着手艺养家糊口没有问题。

    但是随着大明征战不断,对匠户的征调变得越来越频繁,到了现在官府已经是在长年累月的征召匠户了。

    要知道官府征召匠户,是不会给钱的。

    这就相当于匠户在给朝廷白打工,而没有任何的收入。

    试想一下,原来的匠人可以凭借着手艺养家糊口,相当于家里的顶梁柱,但是现在变成不仅不能养活家人不说,反过来还需要家里人来养活他们。

    这一来一回,便导致匠户人家的生活水平直线下降。

    以至于到了如今,百姓对成为匠人已经到了唯恐避之不及的地步。

    而匠户人家也会想方设法的让自己的下一代逃离成为匠人的命运,或是过继给兄弟,或是花钱解决。

    总之现在的匠人已经越来越少,官府征召匠户变得越来越困难,而匠人给朝廷白做工的时间也在变得越来越长。

    “情况就是这样,还请大人大量,不要透露出去。”熊莳说完无奈的向韩度恳求道。

    “大人,请大人饶过我们。”

    “大人,我们给您跪下了。”

    “请大人可怜可怜我们......”

    ......

    在场匠人个个面露悲怆,朝着韩度跪下。

    韩度心里也是不好受,来自后世的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过这时候的制度居然是这个样子的。放在后世,钞纸局这样的地方是什么,这就是国企啊,而且还是肥的流油的国企。

    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了能进这样的国企,而削尖了脑袋;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了自己的儿女能进这样的国企,而无所不用其极,宁愿背上近亲繁殖的骂名,也阻挡不了他们。

    但是现在呢,韩度看着一个个跪倒在地的匠人,无语的很。自己麾下这堂堂钞纸局,居然被他们视为了一个火坑,人人都想要逃出去。

    不过这不是他们的错,这是朝廷的错,这是老朱的错。

    如果朝廷能够每月给匠人付上一些报酬,也不至于会让他们个个想要逃离,甚至如果老朱能够给这些匠人一官半职的上升渠道的话,恐怕会让他们趋之若鹜。

    韩度在众人之间来回走动,边走边沉思,“看来自己首先要解决的,就是匠人的待遇问题。”

    匠人多么珍贵啊,匠人在这个时代就代表着先进的技术。

    大明本来拥有着全世界领先的技术,结果却磕磕绊绊才延续了二百多年,这和大明不重视技术有着直接的关系。

    虽然自己现在不能改变大明朝不重视技术的风气,但是自己既然为宝钞提举司主官,自然要努力改变一下自己麾下的风气。

    不过这件事光凭自己和这些匠人说是没有用的,说不定他们还以为自己要害他们,还是要自己去找老朱才行。

    韩度把心里的打算暂时放下,挥手示意所有匠人,“大家都起来吧,本官不会透露的。”

    “谢大人。”

    “大人恩德,小人铭记不忘。”

    ......

    见韩度答应不揭破这个匠人的秘密,老黄分外感激涕零,对韩度也没有了一开始的畏惧,反而是对他多出一份亲近之意。

    “大人请看,这里便是处理钞纸原料的地方。”

    韩度顺着老黄走,来到另外一间房子。

    “那边的原料经过粗略的挑选,合格的便会被送到这里来进行更近一步的加工。”

    韩度看见有树皮、有麻杆藤,以及其他的各种东西。匠人们正在用刀仔细的将干枯的树皮外层刮去,麻杆等其他东西也是一样的操作。

    “大人,我们制作的钞纸,里面加入了桑皮和麻。这样制作出来的钞纸柔韧,不容易破,可以被反反复复的折叠。”

    韩度看着从窗户透进来的光柱中不断漂浮的灰尘,眉头一皱,问道:“这里禁火吗?”

    老黄不明白韩度为什么要问这个,不过他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回大人,由于这里都是些易燃的树皮枯枝,所以这里是禁火的。”

    韩度听了点头,看着光柱中那些浓重的灰尘,点头道:“光禁火不够,另外做工的时候,要把所有的窗户打开。”

    韩度在看见那些灰尘的时候,瞬间就想到了一个词。

    粉尘爆炸!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这里到处都是易燃的灰尘产物,连地上都有着一层厚厚的木屑草屑。一旦温度上升,或者是谁手里的刀掉到地上碰到一块石头冒出火花。

    任何一个可能,都足以把这里炸上天。

    “还有,每天必须安排人将地上的这些木屑清扫干净,这里面不能留下一点木屑。”韩度神色凝重。

    “大人,每天清扫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老黄面露难色,“但是如果要打开窗户的话,恐怕与规矩不符啊。如果让有心人看见了钞纸的原料......”

    “就这样的破钞纸,你居然还怕泄密?”韩度心里十分无语。

    这样的钞纸原料,根本不如韩度的眼。再说了,你以为你把窗户关的严严实实的,别人就不知道你的原料是什么了吗?

    反正,如果韩度想的话,他是可以轻易而举的知道的。根本就没有必要跑到这里来偷看,只需要查一查这钞纸局每一次进的什么货,不就知道的一清二楚了吗?

    哪怕是韩度想要制作纸币,他都完全没有想过在原料上能够瞒住有心人。

    真正能保密的可不是原料。

    不过韩度也不打算和老黄解释,只是挥手打断他的话,吩咐道:“无妨的,如果谁知道原料就能将本官的宝钞给制作出来,那本官倒是要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

    “这个,”老黄听到韩度这样说,他也不好再拒绝,转身朝匠人吩咐道:“大人的话,大家都听到了吧,把窗户全部打开。”

    随着一扇扇窗户完全打开,韩度那种置身于火药桶里面的感觉,终于是消退了。

    新笔趣阁为你提供最快的大明烟火更新,第十九章  置身火药桶免费阅读。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