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统领知道这些不可能的,新明现在发现他们,下一步必然会派水师前来清剿。www.yueru.me

    “末将,知罪!”知道后果的大统领不再挣扎求饶,心甘情愿低头领死。

    女皇蹲下身伸手扼住大统领的喉咙,强行把他的头拽起来。

    大统领没有挣扎,脸色慢慢变红,呼吸开始变得困难,但是他一双眼神却满是不解地正视着女皇。

    “知道吗?”女皇神色狰狞地打量大统领一眼,咬牙切齿地喝道:“如不是你父亲为了保护朕而死,今天朕一定把你碎尸万段!”

    说完,女皇用力一推,直接把大统领推得栽倒在地上。

    这个时候,大统领才明白女皇陛下这是放过了他。一股劫后余生的庆幸充斥心头,连忙跪拜下去:“末将谢陛下不杀之恩!”

    女皇手掌上沾满了大统领的血,她就这么把手放在眼前反复看了一眼。随后指头用力搓动,把手上的鲜血就这么一点点搓干,变成黑褐色的粉末落下。

    “朕不杀你,只是暂时留你一条狗命!你暴露在新明眼皮子底下,新明很快就会派水师前来。上次和东边那群人没有谈拢,这次你就去告诉他们,咱们已经暴露在新明眼前,下一个就是他们,让他们派战船来援。”

    “如果你能够说服他们,把援兵带回来,那朕就饶你一命!否则,你就把你的头放进盒子里,给朕送来吧!”

    “末将遵旨!”大统领大声回道。

    “滚吧!”女皇背对大统领,十分不耐烦地摆手。

    “末将告退!”

    等大统领走了之后,旁边的侍女忽然轻声问道:“陛下就这么轻易放过了他?”

    女皇默不作声,缓步走到大殿后面。www.qinghan.me这大殿后面是一片开阔的地,女皇就这么身无半缕地走出大殿,站在伸出来的平台上。

    一张魅惑众生的脸出现在阳光下,如果韩度在这里的话一定会震惊万分。眼前这位杀伐果断的女皇,正是小松灵子!

    当年韩度带领水师攻灭倭国,但是韩度最后却没有抓到小松灵子。为此甚至把地皮都翻了几遍,才在一个隐秘的洞窟当中,发现了造船的痕迹。

    因此,韩度当时推测小松灵子应该是带着人逃往了大海。但是茫茫大海之上,韩度又不知道小松灵子究竟往哪个方向逃走,根本没有办法追踪,只能无奈作罢。

    更何况,大海两边都有着大明的总督府,小松灵子肯定是不敢去的,她想要避开大明的耳目就只能够选择横渡大海。

    可是大海岂是那么好横渡的?当年韩度自己横渡大海,都差点死在风暴里。当时韩度也觉得小松灵子根本就没有横渡大海的希望,一定会死在海里。

    没有想到,这么多年过去,小松灵子不仅悄然横渡大海,还来到美洲的南端,并且在这里扎根下来。

    小松灵子一双足以令天下男子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的美眸,此刻却阴寒无比地看向北方。

    沉声道:“朕怕的从来都不是新明,而是其背后的大明。不过这么多年咱们韬光养晦也足够强大了,既然被新明发现,那就正好堂堂正正的做过一场!”

    “陛下是决定和新明开战?”侍女心里一紧,连忙抬头震惊地看着小松灵子。

    “开战......是早晚的事情。”小松灵子双臂张开,朝着天地拥抱过去,仰头道:“物华天宝之地,从来都是有德者居之!不血战一场,如何能够占得住这天下绝无仅有的宝地!”

    来到这里之后,小松灵子才知道,这世间竟然有如此宝地。这里的土著根本不用刻意去种粮食,只要平整一片土地出来,第一年种上两种长在土里的粮食之后,往后每年就只需要来土地里挖就可以了。

    这里的肉食也不缺,草地上、山林里野牛和野羊成群结队,甚至遇到野牛迁徙的时候,还不得不派大军前去把野牛赶走,避免冲进耕种区域毁掉农作物和屋舍。

    第一次看到野牛群的时候,小松灵子觉得眼前的景象就如同梦境一样。和这里的土地比起来,倭国的土地那简直就是比荒漠还不如。

    倭国有什么?倭国毛都没有,地里长不出几颗粮食,像眼前这样的野牛群也不可能出现在倭国。要不是缺乏食物,倭国人怎么会去海里捞鱼吃?

    而在这里,他们随便猎杀也是野牛野羊就能够得到丰富的肉食,根本就吃不完。况且,海里的鱼也要比倭国更多,不过现在他们却都喜欢吃牛肉,没有人愿意吃鱼。

    ......

    两月之后,朱瞻基等人一直向北航行。

    “来,穿上吧。”朱瞻基拿出一件厚衣衫,递给于谦。

    于谦牙关紧咬,衣衫下面的皮肤都布满鸡皮疙瘩。伸手接过衣衫连忙穿上,一边穿一边抱怨道:“这里怎么如此冷?咱们这究竟是到哪里了?”

    难以想象,在两个月前他还头顶烈日热得快要被烤干了一样,恨不得浑身上下一点衣衫都不穿。

    而仅仅两个月之后,他就被冻得直打哆嗦,就如同经历了冰火两重天一样。

    朱瞻基看着于谦把衣衫穿好,笑吟吟地道:“其实要算起来的话,咱们应该在半个月之前,就已经到了京城附近了。可惜没有河流通往五大湖,唯一的河流出口却是在北边,咱们也只好继续往北,再调转回来。”

    “原来是这样......”于谦微微一叹,摇头道:“在下怎么也没有想到,短短两个月时间,就好像从盛夏进入了寒冬一样。”

    朱瞻基笑了笑,解释道:“于兄你从南面横渡大海过来的,如果你是从走北面航道过来的,那你就不会丝毫奇怪。因为北面的航道会更加往北,凡是走这条航道的人,都会提前准备好棉衣的。”

    于谦低头看了一眼刚才朱瞻基递给他的衣衫,连忙问道:“那殿下为何不给在下一件棉衣?”

    “孤倒是想要给你。”朱瞻基无奈摇头叹道:“可是孤以为去南边用不上,咱们即便是回来也会去望明港,怎么会提前预料到要从东面回京呢?”

    epzww.   3366xs.   80wx.   xsxs

    yjxs   3jwx.   8pzw.   xiaohongshu

    kanshuba   hsw.   t.   biquhe.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