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是说,这个时候的宝钞本身的价值降低了一半,罪人将这种情况称之为贬值。宝钞的价值只有以前的一半,也就是一贯的宝钞其实只有五百文的价值,但是朝廷继续发放的宝钞却是认定了一贯就是一贯。朝廷发放宝钞的途径主要是官员的俸禄、朝廷物资的采购、以及军用粮草的采购和发放军饷抚恤等等。”

    “这有什么问题?朕不管宝钞价值多少,朕发给他们多少就是多少,难道他们还敢反对不成?”老朱语气虽轻,但是言语之中透露出来的霸气却是弥天极地,就像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轻易而举的便可以俯视所有一切。

    “陛下威服四海金口玉言,自然是说什么就是什么,他们自然是不会反对。但是陛下,宝钞发放出来终究是用来购买商品的,最终还是要落到购买各种物品,比如说粮食、布匹、等等。既然陛下以一贯宝钞便价值一贯财富的方式发放给他们,他们也只会以一贯宝钞便购买一贯商品的方式去与农和工交易,这对于他们来说并不会损失什么。但是这却是对于百姓无休止的掠夺,因为百姓拿着一贯宝钞并不能换回一贯的价值的东西,只能够换得五百文,这就相当于在这一次交易当中,百姓有一半的财富被无形夺走了。”

    发放宝钞是在掠夺百姓的财富?朱标听的大惊失色,嘴巴张成〇字形,看着韩度,说不出话。

    韩度没有停歇,趁热打铁一口气将宝钞危害给道了出来:“更为严重的是,宝钞是从上而下流通的,这流通过程不可能瞬间就从上面到达下面,而是会有一个不短的期限。官员和商人都是属于这个过程当中的上游,他们会在第一时间察觉到宝钞的贬值,如果他们继续保留着宝钞,他们的财富必然会减少。为了避免这种情况,他们一定会极力的挽回自己的损失,会收紧他们手里的金银使用,而全部用宝钞去换取东西。”

    说道这里,韩度朝着太监微笑,“这位公公,一贯宝钞现在是五百文是不是?来,这里有二十贯,把你手里的十两银子给我。来嘛,来嘛,来嘛......”

    韩度说着,直接将他的宝钞全部塞到太监手里,然后将太监手里的银子给抠出来。

    太监面对着韩度的强盗行径,完全不知所措,他虽然不明白韩度为什么这样做,但是他总觉得这对他来说不是一件好事,死命的想要捏住手里的银子。

    不过韩度是有备而来,太监哪里是他的对手,随着最后一块银子从太监手里抠出来。韩度美滋滋的对着这最后一块银子吹了口气,乐呵呵的放到手里。

    太监捧着全部的宝钞,手里连半块碎银子也没有,带着哭腔,看着老朱,道:“陛下,这这这......”

    朱元璋脸色铁青,嘭的一巴掌拍在御案上,陡然起身,怒喝道:“他们敢!”

    太监被吓的腿一软,手里的宝钞差点掉到地上,发现皇帝不是在说他,而是在对着韩度怒目而视的时候,心里一定,同时略微深思便将某件事想明白了。

    韩度让他代表农和工的时候,他不知道韩度是不是有意的,当时他的心里还泛起一个疙瘩,觉得韩度有些不尊重他。

    现在看来韩度就是有意的,有意让他避开皇帝的愤怒。如果当时韩度让他代表士和商的话,他现在真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皇帝的怒火,就算这不是他的错,最起码也会在皇帝和他之间产生隔阂。

    而一个皇帝对身边的太监产生了隔阂,这个太监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太监想到这里顿时两股颤颤,对韩度投去感激的目光,韩公子是个好人啊。

    韩度没有注意到太监带着友好的目光,他要是知道平生第一张好人卡居然是来自于一个老太监的话,恐怕会被膈应的几天吃不下饭。

    面对老朱的愤怒,韩度两手一摊,苦笑道:“陛下,毕竟他们又没有做什么违法的事,他们只需要在拿到宝钞的第一时间换成米粮,不管宝钞怎么贬值,他们都可以最大程度的避免损失。”

    “贬值是什么意思?”朱标在一旁忍不住发问。

    “回太子殿下,贬值就是宝钞价值越来越少的意思。”

    朱标突秃的问了一句,得到韩度的回答之后,又陷入了低头沉默当中,大概在思虑宝钞的事情。

    老朱虽然暴怒,但是听到韩度的话之后,气势却陡然一泄。心道:“这韩度说的没错,朕就算是下旨也没有什么用。毕竟宝钞是自己以俸禄发给官员的,难道还能强行要求他们不去和百姓换取东西?这不成了耍流氓了嘛。”

    虽然老朱平时没有少在朝廷上耍流氓,但是那毕竟是针对个别官员,真要面对朝廷全部官员,老朱自己也犯怵。

    而且这还只是发放的一部分宝钞,其实宝钞的大部分都用来准备北征的。洪武元年到现在不过是十四年而已,大明就已经北征了三次。每一次北伐,大明都要出动十万以上的军队,征集民夫数十万,其他的粮草等物资不计其数,需要大量的金钱来支撑。

    这些钱财从哪里来?

    第一次北征蒙元,那时候国库还略显充盈,老朱在平定天下的过程当中缴获不少,但是再多的缴获也经受不起战争的消耗。

    而且老朱还爱惜百姓,在洪武元年就下旨免除垦荒土地三年的赋税,除了江南这一带之外,其他地方的土地也得到了各种程度的减免赋税。

    这样一来,虽然民间财富陡然猛增,百姓的日子一年比一年好。但是老朱的钱袋子却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每年收上来的赋税连给官员发放俸禄都不够,国库一年比一年空虚。

    洪武五年,第二次北征蒙元之后,国库空荡荡的能饿死耗子。直到洪武八年开始印发宝钞以来,这样的情况才开始改观,才有余力支撑去年再一次的北征蒙元。

    虽然去年北征蒙元是胜利了,缴获也是不少,但是掰开手指一算,什么物资消耗、抚恤、奖赏下来,是亏的。

    本来亏一点老朱也不在意,因为他有着发放宝钞聚集而来的财富。只要能够彻底消灭蒙元这个心腹大患,能够得到一个安定的北方,也算是值得的。

    但是现在韩度却告诉他,他发放宝钞聚集起来的财富,是在掠夺民财。

    每一次北征蒙元,都是在消耗老百姓的财富。

    老朱自己就是老百姓出身,他见过太多底层百姓的生活是多么的苦不堪言,甚至他自己经历过的都不少。

    正是因为如此,老朱在称帝之后才不止一次的减免赋税,想的就是让老百姓的日子过的好一点,容易一点。

    可是本来他以为找到了致富渠道的宝钞,却变成了对百姓的掠夺,程度甚至更甚于他减免的赋税。这样一来,简直是让老朱心如刀绞。

    一边是让他寝食难安的蒙元在北方虎视眈眈,不征伐蒙元行吗?不行,蒙元必须死。

    可是打仗就要钱啊,没有宝钞的支撑,他拿什么去北伐?

    可是发放宝钞就是在掠夺民财啊,岂不是又会让本来就饥寒交迫的老百姓雪上加霜?

    一辈子杀伐果断的老朱也犹豫了,面对这样两难的局面,他也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双眼狠狠的盯着韩度,他现在都有些后悔召见韩度。他真想今天没有召见过韩度,没有听到他的这些话。

    老朱一只手情不自禁的抓住御案上的砚台,青筋暴露,好似要把砚台给捏碎一般,哪怕是红色的朱砂染在他的手指上,他也一无所觉。

    老朱真想把手里的砚台砸到韩度的脑门上,但是他明白他不能掩耳盗铃,如果杀了韩度就能够解决问题,那老朱肯定是毫不犹豫。但可惜的是杀了韩度也没用,问题还是得不到分毫解决。这些问题是真实存在的,不是韩度带来的。

    “怎么会这样?这样一来,那岂不是......”朱标转头,表情骇然的看向老朱。

    朱标长久以来帮助老朱协理朝政,对于宝钞的去向他一清二楚。甚至朱标还知道每一年发放了多少宝钞,分别流向官员俸禄多少、军需采购多少,他都是一清二楚。

    正是因为他清楚,所以他才深知韩度说的话一定会成为现实。只要宝钞一开始贬值,官员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将宝钞用掉。而采购军需因为是国家大事,所以采购军需的人只会按照宝钞的面值去购买物资。

    如此一来,无论如何吃亏的都是百姓。

    韩度见老朱和太子两人齐齐变色,心里嘿嘿一笑,这样就被吓到了吗?那干脆我再给你们加把火。

    “启禀陛下,如果宝钞一旦开始贬值。发放出来的宝钞便会形成一个循环,一个恶性循环。有闲钱有积蓄的人会拼命的守住自己手里的金银,而把更多的宝钞用在交易当中。这样一来,从发放的第一张宝钞开始,到现在所有的宝钞都会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就会充斥在整个民间,会飞速的推动宝钞的贬值。”

    新笔趣阁为你提供最快的大明烟火更新,第八章  演示免费阅读。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