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兰芝听到吴大娘的话,点点头,目光转向一边的齐糖。

    开口还是很直接,“小齐同志,想来翠英应该跟你说了,这工作和房子我想一起卖,一千二百块钱加一百斤细粮,最好是大米白面各五十斤。”

    见刘兰芝直接,齐糖也不想废话,也很干脆道,“汪婶子,说实话,一开始还不太理解您为什么要卖房子,但见识了您隔壁的邻居后,我理解了。”

    “说实话,有这样的邻居,只要来买工作的人稍微一打听,估摸着这房子都很难出手。”

    这话一出,刘兰芝直接冷了脸,看向吴大娘的眼神不太友好。

    吴大娘心里一紧,想着这小齐在自家的时候一副笑模样,看着很好说话的样子,怎么一到汪家,仿佛突然多了几根刺似的,说话让人心里扎得慌?

    齐糖当然不是奔着得罪吴大娘和刘兰芝的目的开口,而是先表明自己心里门清,接下来,再好好谈。

    她笑了笑,继续道,“汪婶子,您别见怪,我不是想要压价或者有什么别的意思,只是有两个小要求,想跟你谈谈。”

    刚刚进门的时候汪家的房子她打量过,两间卧室,还隔出来一个杂物房,一个小厨房,收拾的干干净净,齐齐整整。

    估计以前是个三居室,然后自己用木板隔了一下,空间规划很合理。

    对房子的整体格局她还是很满意的,也觉得这个价格值得。

    要知道,这个房子她买过来,等以后家属院拆迁,可以分到一笔不小的数目。

    至于工作,那更加的值得。

    而刘兰芝听到不压价,心里刚刚涌起的不舒服顿时烟消云散,只要能卖个好价钱,不过是两个小要求,先听听再说。

    注意到刘兰芝和吴大娘齐齐看过来的目光,齐糖丝毫不慌,继续开口,“汪婶子,这第一呢,我手头上暂时还没有那么多钱,但这工作和房子我先定下,最迟后天上午来办手续。”

    “第二呢,吴大娘也知道,这以后大概就我一个姑娘在这里住着,隔壁的邻居想来不是个好相处的,希望您能配合说这房子是我租的,一年一付,不然……”

    不然会怎么样,不用多说,过了大半辈子的刘兰芝和吴大娘心里都清楚。

    要是让外人知道,一个小姑娘独自买了一个房子,又买了一个工作,那不光是隔壁这家人,恐怕满厂家里有未婚男同志的都得盯上她。

    这两个要求合情合理,刘兰芝也不是难相处的人,又有吴大娘中间说了几句缓和气氛的话,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离开机械厂家属院以后,齐糖深呼吸一口气,心里满是对未来自由生活的期待。

    终于能离开齐家,一个人舒舒服服的过自己的小日子。

    没有再在外面乱逛,在市里国营饭店吃了一顿午饭后,她就搭上了回去的公交车,晃晃悠悠四十多分钟,在钢铁厂附近的公交车站下了车。

    齐糖不想让钢铁厂的人看到自己搭了去市里的公交车,所以特地走远了一站,尽量避开些。

    从公交车站往回走,齐糖一开始的时候还悠闲自在,考虑怎么去办理工作手续最妥当,大概多走了五六分钟,心里就感觉不太对劲儿。

    似乎,后面有人在跟踪自己。

    心里生出戒备,齐糖从随身包里掏出一个小镜子假装整理头发,果不其然,在镜子里看到了身后跟着一个男人,眼神不自觉的往自己身上飘。

    脑海里瞬间闪过许多想法,一时间,齐糖竟然想不出来后面那人跟着自己的目的是什么。

    要是说她有仇家,那还真不至于,难不成是今天早晨把齐红杏的丑事摆出来,她对自己怀恨在心,找人报复自己?

    这么想着,齐糖心里生出几分趣味的恶意,脚步继续不疾不徐,抬脚拐进一个巷子。

    身后的男人见状,担心人进了巷子以后会跟丢,赶紧加快两步,也拐了进去。

    甚至拐进去的前一秒,他心中还在暗喜,在这附近转悠几天就为了等齐红糖,今天可算让他等着了。

    而且好巧不巧的是,这条巷子是她回家的必经之路,且是他选定最适合动手的地方。

    然而,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几乎是刚拐进巷子,迎面就看到一根粗壮的棍子朝自己打了过来,在他还来不及避开的瞬间就让他失去了意识。

    十分钟以后,一股冷水泼在地上被五花大绑的男人身上,扑面而来的冷意让男人浑身一抖,睁开眼来,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齐糖拍拍手,唇角带上一抹讥诮,要知道,她在父母双亡以后,为了有自保能力,特地找了国家级武术教练教过她一些防身术。

    不说武功有多高强,起码普通一两个男人还是能对付得了的。

    这一个月以来,赚钱,调养身体,以及捡回从前的身手,是她主要做的三件事。

    如果不是心里有把握,她才不会随随便便的把自己陷入危险的处境。

    刚刚她下手控制着力道,这男人只不过是陷入短暂昏迷,方便她将人控制住。

    轻轻笑了一声,齐糖开口道,“我问你答,表现好,我就放了你。”

    男人眼珠子转了转,摆动着脑袋,示意齐糖将他对上堵着的破布拿开。

    也不知道嘴里的破布多少天没洗,又臭又馊,他现在顶得慌,想吐。

    齐糖又笑了一声,正准备继续开口,突然转头看向巷子口,意料之外的,却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

    那男人好像叫,岳纪明吧!

    上身军绿色的短袖,下身一条黑色的裤子,高大健壮的身体半倚靠在巷子口的墙壁上,嘴里还叼着根烟,看过来的眼神穿透烟雾让人心里发毛。

    说真心话,打眼一瞧,正常人都会觉得眼前这人是个二流子吧!

    两人目光在空中交汇片刻,岳纪明本以为这个年纪不大的齐同志被自己抓包绑人,会着急解释,起码也会很不自在的想要找补几句。

    却没想到小齐同志的表现,让他意外又无奈。

    只见小姑娘看到他,先是意外几秒,很快恢复正常,双眼亮晶晶的,呲着一口洁白整齐的牙说道,“岳同志,麻烦望个风。”

    整个过程,她抬起的手甚至都没有放下。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修仙从拒绝女修开始常世 相惜阁 【快穿】病态BOSS心尖黑月光 我可不是侦探在线阅读 年代:从下乡后开始的咸鱼生活全文阅读 梦想阅读 热情文学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艺之路 文学之曲 全民游戏:开局变卖家产全文阅读 太子妃退婚后全皇宫追悔莫及免费阅读 从抽卡开始做皇帝奋斗的熊崽 恋你文学网 亡暮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