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解释起来好麻烦的。”织田雄二有些犹豫,毕竟时间不早了。

    而且这个比叡山忍者众是他临时构思出来的。

    部分细节还没有揣摩到位。

    需要和白仔细商讨一下。

    至少目前应付一下琴酒,宫野志保和织田凰一等人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琴酒闻言,将左手抬了,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

    时间已经到一点五十七分了。

    他冷冷的看了一眼雄二:“织田社长。我们改天再聊吧。今天是令尊的丧事。以后的时间还有很多呢。”

    琴酒可没有忘记今日是织田雄二的父亲织田太郎的丧席。

    织田家可是准备两点钟出殡将尸体送往火葬场。

    时间快到了。

    他也不会急于得到答案,他可是彬彬有礼的君子。

    【无耻琴酒。靠骗,靠偷袭。来自受害人工藤新一的证词。】

    来日方长。

    比叡山,忍者众。

    琴酒带着笑意转身离去,完全不在乎屋主织田雄二还在他的旁边。

    这才是真酒啊,波澜不惊,毫无顾忌。

    刚刚被吓个半死的那个是假酒吧。

    看着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的琴酒。

    雄二表示不愧是酒厂核心成员,霓虹国酒厂的负责人。

    这坦然的气度,够他学十年。

    不,二十年。

    乃至三十年他都可能学不来琴酒那漠视一切的态度。

    貌似琴酒只对两件事情上心,打钱和杀叛徒。

    其余的事情,抱歉,就算你拿枪顶在他头上,他都是自信满满的冷酷表情。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

    回来的时候,遇到了管家开车载着织田凰一和宫野志保来找他们。

    织田凰一飞扑到雄二的身上,仔细的查看雄二的身体。

    然后问了几个只有他们两人本人才知道的羞涩问题。

    雄二回答这几个问题的时候,都是偷瞄着看着宫野志保,面红耳赤的回答着。

    话题太多暧昧,宫野志保脸色通红的走向琴酒的车子,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

    “怎么样。弄清楚是什么情况了吗?”一上车,宫野志保挥手散了散烟味,开口问道。

    琴酒冷哼一声,然后一言不发。

    他转动车钥匙,将离火器点燃,然后发动了车子。

    “该回去了。”

    琴酒很显然不就那个假冒织田雄二的忍者跟宫野志保过多的交谈。

    宫野志保也听出了其中的意思。

    她眉头微皱,但是也没有多说什么。

    反正织田家又不会跑。

    织田凰一还想着要自己当她的弟媳。

    她有的是时间去从雄二那里套出来答案。

    当织田凰一和织田雄二重新回到灵堂的时候。

    除却织田家的亲属,其他的来宾基本都已经回去了。

    回到灵堂没有看向志保的姐弟俩有些小失望。

    “姐姐。都怪你,为什么要问那些问题。不然志保姐也不会回去了。”织田雄二堵着嘴,他的哀酱大号跑了。

    难得可以欣赏一下尚存的哀酱大号。

    怎么就跑了呢。

    志保的那里可还是很有观赏性的。

    “雄二。你还没有告诉我那个假扮你的家伙到底是谁呢。”凰一看着雄二竟然敢埋怨起她,顿时揪着雄二的耳朵询问白的信息。

    织田雄二知道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他贴着凰一的耳朵说道:“姐姐。晚上你来我房间。”

    “不要。你肯定又是想对姐姐动歪心思。你已经不小了。得学会自己解决。”凰一想都没有想,红着脸拒绝,然后飞快的逃离现场。

    接下来的事情。

    非常的轻松,正常。

    两点半出发。

    三点到达火葬场。

    四点烧完织田太郎的尸体。

    五点带着骨灰盒回到家中。

    自此,关于织田太郎的一切都不存在了。

    只剩下关于他的过往,那也化作的织田家的历史了。

    回到家中的姐弟俩气氛有些沉默。

    家中的仆人根本不敢发出一丁点声响。

    晚宴上。

    两人没有说一句话,就这么沉默着。

    一口,一口的吃着晚饭。

    至于晚餐的食物是什么口味的。

    我想,两个当事人都没有去在意。

    机械的吃着晚餐,当肚子容不下新的食物后。

    就停止了进食。

    两人没有说话。

    各自来到一间浴室。

    在下人的服侍下富裕更衣,上床睡觉。

    织田凰一抱着被子,在偷偷哭泣。

    织田雄二靠着床,他透过窗户,看着窗外的月亮渐渐被乌云堵住。

    明明死去的只是自己生理意义上的血缘父亲。

    却就像自己一同死去了一般。

    心里堵得慌。

    有什么东西在挤压着心脏,让他不能跳动。

    “白。你在吗?”雄二轻声呼唤。

    月色的阴影中。

    穿着白色少女和服的白悄然出现,他的腰间依旧挂着下午那把太刀。

    “我在。”

    “当初你父母死去的时候。你也是像我这样心痛到看着整个世界都是黑的吗?”

    织田雄二觉得他的状态很不对,常理而言,他原本的性格应该不会这么容易多愁善感。

    他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

    哪怕当年他的,亲眼死在自己面前。

    他也没有这么感伤过。

    白沉默着,没有回答。

    “抱歉。提及了你的内心不该提及的事情。”雄二看着默默流泪的白,轻声道歉。

    “没事的。大人。逝者已逝。我们应该向前看。”白轻轻擦拭着眼角的泪,有些沙哑的说道。

    “是啊。向前看。”雄二不理解自己为什么突然多愁善感。

    但是在这柯学的世界,哪怕要他突然因此去杀人。

    他也不会感觉到奇怪。

    掏出五张卡片。

    这是他开启的宝箱里的奖励。

    本来他在里间开启宝箱是因为等待三叔东野浩一的时候,打发时间的。

    哪曾想宝箱会具现化的同时直接破坏了他吃饭的餐桌。

    更没有想到的是宝箱里装着一个大活人。

    五张卡片都被白紧紧握着。

    他动手也取不下来。

    只好先去填饱肚子。

    然后一番折腾下来已经过去两三章了。

    他还不知道这五张卡的奖励是什么。

    将五张卡片依次在桌上摊开。

    借着昏暗的月光。

    五张卡片在雄二的触碰下,露出潜藏的本质。

    储物卡:礼赞之项链,可以储存约一百立方米的物品。

    外表十分美观,犹如星辰降落,不过更适合女子穿戴。

    雄二将这条项链亲手戴在了白的脖子上:“这条储物项链叫做礼赞。他戴在你的脖子上。真是完美。”

    雄二都有点怀疑这就是专门给白准备的道具了。

    忍具卡:三千份苦无,十万只手里剑,两千张起爆符,护额若干。

    查克拉卡:一卡卡西份额的尾兽查克拉。任何人可以无副作用的吸收。可以用来作为查克拉修行的教学卡。

    查克拉!看到这张卡和卡片的介绍。

    雄二的双眼直接发光。

    父亲去世的哀愁瞬间冲淡了不少。

    卡片往身上一拍。

    一股奇异的感觉涌向肚脐。

    雄二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多了点东西,但是具体多了什么,却没有感觉。

    技能卡:过目不忘。

    !!!

    看到这张卡。

    雄二双眼直接瞪得大大的。

    白疑惑的看着雄二:“大人。怎么了。这张卡友问题吗?”

    “没有。没有。”

    雄二摆摆手,以超越白想象的速度将这张卡片的力量吸纳进入体内。

    这张卡的作用,雄二暂时实验不了。

    但是在这个柯学的世界里,一定很有用。

    道具卡:名侦探眼镜!一次性道具。可以五次百分百看破问号提示。看破对象可以是物品,也可以是人。

    看破问号提示?

    这是什么意思?

    织田雄二好奇且兴奋的戴上这个眼镜,然后东看看,西看看。

    哪怕他仔细的盯着白。

    可依旧没有问号提示。

    算了,明天去找新一麻烦的时候能不能触发。

    兴奋过后,就是疲劳。

    他往床上一跳。

    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白默默的在床下打地铺。

    我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雄二在睡梦中冥思苦想。

    算了,不重要了。

    “雄二。说好的晚上让我来找你。你竟然不给我留门!”站在门外吹冷风的织田凰一气的向后拽衣角的双手直发响,“雄二,你给我等着。看我明天修不修理你!”

    “啊切!”

    谁在念叨我。迷糊中的雄二,睁开双眼,思考不到一秒就又躺了下去。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