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白的长发在迎风飞舞。

    克丽丝的身后站着一位绝美的白衣女子。

    若非她红唇亲启。

    在这雪舞漫天的背景下。

    寻常人很难可以看见这位肤比雪白的绝美佳人。

    “你是谁?”克丽丝眼神里暗藏着震惊。

    她竟然不知不觉间让人靠近到这么近的距离。

    “贝尔摩德。有段时间没有见到我。你现在不认得我了吗?”白皙的手指勾起克丽丝的圆滑下巴,红色的诱人唇口近在眼前,惹人不禁想要品尝一口。

    “难道说,你是雪莉?不,你不应该是一个小女生的模样吗?就算你能够变成成人模样。你也不应该是这幅模样。”克丽丝竭尽所能的抑制着心里的惊讶,克制着自己的生理表情。

    完全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为什么雪莉认出她是贝尔摩德了。

    与母亲的相貌真想相呢。

    不愧是血脉里流着世良家的血液。

    仅仅是触碰到贝尔摩德的一瞬间。

    宫野志保就将贝尔摩德的身体血液组成利用本能的能力给完全坚定出来。

    其祖上有世良的血统。

    志保对于贝尔摩德身体里流淌着世良的血液并不意外。

    因为世良的族系异常庞大。

    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白人都会跟世良家有些关系。

    但是不是所有流淌着世良家血统的人都可以得到世良家的认可,从而获得助力。

    “答对了。因为一些药物的副作用,所以不可逆的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宫野志保平淡的松开手,目光看向北方,“我现在要去北海道找我父亲的下落。”

    “你也知道你父亲并没有死?”贝尔摩德眼神微眯。

    “嗯?”安室透疑惑的声音响起。

    “波本。这次前往北海道,除去要将对组织产生威胁的北海道警察署署长丰间义郎抹去外。我还打算去拜访一些黑杰克。向他询问更多关于宫野厚司的信息。”听到耳旁的声音,克丽丝不情不愿的吐露出她真正前往北海道的目的。

    “父亲。”志保冷眉皱起,怪有几分可爱。

    “黑杰克?是那个有名的世界第一外科手术医生?他为什么会认识十七年前消失的人。”安室透不解的问道。

    “二十一年前。黑杰克就见过宫野厚司了。宫野厚司和他的老师是好朋友。十年前宫野厚司拜访过他的老师,目的是为了做一次面容手术,更改面向。”克丽丝对于整容手术非常无感,因为她的精巧技艺可以伪装成任何人,根本不需要借助医学的力量。

    “改头换面。看样子。宫野厚司医生很有可能被什么人盯上了。”安室透做出推测。

    “不。不一定是因为被什么人盯上了。而是和我一样,承受了药物的负面作用。”志保拿出一面镜子,看着自己的容貌,淡淡的陈述道。

    “什么药物,竟然会更改样貌。这比你变成小孩子还要难以置信。”克丽丝好奇的问道。

    里面藏着的小心思不言而喻。

    志保冰冷的看了一眼克丽丝,克丽丝畏惧的退缩了。

    “安室先生。克丽丝小姐。哎。宫野大小姐。你们认识吗?”毛利小五郎翻阅完五个嫌疑人的档案,又从大胜夫人和大胜之子的口中得到一些消息后,他来找安室透对答案了。

    只不过他颇为意外的发现宫野志保从车上下来了。

    而且看上去和克丽丝和安室透十分熟悉的样子。

    “我们曾经是同事。以后也有可能是同事。”宫野志保冷淡的看了一眼克丽丝和安室透,替两人回答道。

    “啊。安室先生。没有想到你曾经也是演员。看不出来啊。不过,你这个卖相要是出演偶像剧的话。肯定会收获粉丝无数。到时候赚得盆满锅满。”毛利小五郎挤眉弄眼的调笑着安室透。

    安室透额头飘过一丝丝冷汗,他面带尬笑的回到:“毛利侦探。现在的情况如何,你有什么新的发现吗?”

    “这个吗?五个嫌疑人都有充分的杀人时间和杀人理由。但是,现在的问题是无法解释犯人以什么样的手法杀害了被害人。只有解开这一步,才能进一步排开嫌疑人。”毛利小五郎十分为难的说道。

    “杀人的手法。确实。尸体倒下的位置正处于角落里。可是刀刃却又不好进入这个角落进行挥砍。”安室透走进尸体,蹲在尸体前方,开始幻象着杀人的方法。

    “话说。你们不觉得地上的血液很奇怪吗?”

    克丽丝指着地上的血摊。

    因为寒冷,这些血液都已经凝固成冰块了。

    但是这些冰块十分整齐的向外蔓延。

    “这些血液有什么奇怪的。被害人被砍了数刀。血液四溅流淌。然后因为时间的流转,这里地处寒冷。血液凝固后,不就成这个样子了吗?”

    负责人一副外国女人你不要乱插嘴的表情。

    “不。她说的很对。这个血,好像有点问题。”毛利小五郎和安室透同事看向尸体下方的血液冰块。

    原来如此,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那么,凶手就是那个人。

    也只能是那个人。

    只是。

    更大的疑惑充斥着两人的脑袋。

    毛利小五郎和安室透两人相互对视一眼。

    “毛利侦探。”

    “安室先生。”

    两人同时眼神肃穆的看着对方说道。

    把一旁旁观的克丽丝以及宫野志保给看迷糊了。

    “如果没有错的话。犯人就是那个人了。”毛利小五郎整理了一下衣袖,口中吐出一口寒气。

    “是啊。的确只有那个人能够办到。只是。”安室透点点头,略显迟疑的说道。

    “毛利侦探。你已经知道犯人是谁了吗?快点告诉我们把、还有这位先生。你也不要藏着掩着。这起案件结束。这个海关才能更加高效的运转着。不然就必须扣留那些人,导致滞留在这里的人越来越多。”

    负责人非常期待的看着两人说道。

    “好吧。”

    “犯人就是。”

    “大胜夫人。”(毛利小五郎面色凝重的看着妖娆妩媚的大胜夫人。)

    “大胜之子。”(安室透满是不解的看着像个可怜小兽粘在大胜夫人身上的大胜之子。)

    “!!!”

    毛利小五郎和安室透互相震惊的看了一眼对方。

    "???"

    宫野志保,克丽丝,负责人。

    三人一头雾水的看着两人。

    大胜夫人和大胜之子心里一惊。

    他们连忙哭喊着冤枉。

    “我怎么会害死自己的夫君。”大胜夫人哭的梨花带雨,好不惹人爱怜。

    “我怎么会杀害自己的父亲。”大胜之子义愤填膺的看着安室透。

    安室透冷漠的看了一眼大胜之子,大胜之子瞬间不敢作声了。

    “两位名侦探。快把你们的推理说出来吧。”负责人一时也不知道信谁,便希望两人将各自的推理解释出来。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