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回到客厅,命令管家将父亲的尸体收敛一下的织田雄二。

    他接到了来自在美国的姐姐织田凰一的跨洋电话。

    看着手里的手机。

    他思考着该以怎样的语气和她交流。

    回忆中的姐姐似乎很宠原身。

    不对。

    貌似家里的所有人都宠原身。

    从管家的口里织田雄二得知这个玩具集团就是便宜父亲为了原身建立的。

    因为小时候原身十分喜欢玩具。

    然后因为种种原因,导致织田太郎为了爱子成立了这间玩具集团。

    目的就是为了给雄二生产各种好玩的玩具。

    当初为了成立玩具加工厂筹集资金。

    织田太郎甚至变卖了祖产。

    变卖祖产为了儿子开玩具厂。

    这件事在当时很快就把太郎骂上了新闻报纸的大展面。

    但是,沉浸用心做的高质量高水准的玩具顺着报纸的报道让太郎成立的这间玩具集团一炮而红。

    公司的规模每年以几倍的速度扩展。

    如今已经成为霓虹国玩具行业的几大龙头企业。

    企业的总价值超过一千亿日元。

    整个霓虹国都有他旗下的玩具加工厂。

    正是如此。

    织田太郎也在为公司未来的发展发愁。

    玩具的质量是高,但是相对的成本和售卖价格也高。

    新玩具的热潮过去后。

    这些玩具就容易卖不动。

    不怪太郎想要量产化降低成本。

    实在是大势所趋。

    可冲键一郎不能够理解太郎的用心。

    确实让人惋惜。

    太郎是为雄二成立的玩具集团。

    虽然现在的雄二已经不喜欢幼稚的玩具了,但是宠爱雄二的太郎已经想好了将来由雄二继承这家玩具集团。

    到那时,雄二想要将玩具集团改成什么集团都随雄二的想法来。

    太郎现在的唯一想法就是为雄二积攒大量的钱财。

    只是可惜,这些计划来不及实施。

    就惨遭他人毒手。

    织田雄二对此唏嘘不已。

    “太郎阁下。你的心意我收到了。我会代替雄二好好活下去的。”

    听完管家关于织田太郎一生的讲解。

    织田雄二暗暗发誓,一定会努力的代替原身在死神小学生笼罩的米花町活下去。

    不过,眼下的当务之急是财产纠纷。

    他依稀记得霓虹的遗产继承税很高。

    算了,具体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来做。

    雄二将问题抛于脑后。

    做好心理准备的他接通了姐姐织田凰一的电话。

    “雄二。雄二。雄二!你竟然过了这么久才接姐姐的电话!你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你姐姐马上就坐飞机回来。”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热情洋溢的青春美少女的声音。

    “姐。”

    突然听到这个声音。

    不知道是受到原身影响,还是什么原因。

    织田雄二开始哽咽的哭泣起来。

    仆人们默默的退离客厅。

    “喂。雄二。怎么了。你别哭啊。给姐姐说说发生什么事情了。”

    织田凰一焦急的语气从电话那头传来。

    “父亲。父亲他,他被冲键一郎杀害了。”

    “!”

    嘟嘟~

    织田雄二听见电话落地的声音之后,就只剩下挂断电话的声音。

    他看着手中的老人头手机,大感不方便。

    未来是信息化的时代。

    虽然柯学世界的时间很复杂,但是他们的科技却保持着进步。

    可以考虑变卖部分产业,然后投入到手机等电子产品的研究。

    然后进军游戏业。

    雄二一瞬间就想到了不少赚钱的点子。

    手里有钱就是好。

    想到什么就可以去执行什么。

    那些赚大钱的方法可以等最后的遗产继承下来之后再考虑投入的资金的具体数量。

    在此之前就是慢慢的等待。

    “嘟嘟~“

    一个陌生的电话打在雄二的手机上。

    他本能的想要挂断。

    但是想起刚刚通话说到一半就掉线的姐姐。

    “姐姐?”

    雄二接通电话发出疑问的声音。

    “二货。我是宫野志保。怎么回事。为什么警察会突然找我询问关于你的事情。”

    电话那头是一个软绵绵的声音,好似没有睡醒一般。

    宫野志保!

    大写的危机感在脑门上挂着。

    这群警察办事真不靠谱。

    这还是查到志保那里去了。

    “我父亲惨遭手下的部下毒手杀害了,警察他们这是例行询问我的去向,因为父亲惨遭他人杀害的那个时间里,我正好和你在一起。对不起你,志保姐。我已经和警察说过了,让他们不要去骚扰你。没想到还是会变成这样。真是对不起“

    织田雄二说完,等了半天却没有听到对面说话。

    隐约听见了枪械拨动的声音。

    几个男人的声音轻微的响起。

    好像有一句“这小子真实个麻烦。要不要处理掉他。”

    “二货。这小子刚死了父亲。你把他解决了。警察肯定会查到我头上来的啊。”

    “雪莉说的对。伏特加,你有点操之过急了。过段时间看看,如果警察还有来找你,我们再想想办法解决他。不过到时候,你和你姐姐又要搬家了。这个基地又要报废了。”

    最后那个人说话的语气非常森寒。

    “等等,电话还没挂。”

    宫野志保看着还亮起的屏幕,无语的看着伏特加与琴酒两人。

    伏特加一脸无辜的看着琴酒。

    琴酒给了雪莉一个眼神。

    “原来如此,我暂且原谅你了。过两天一起去今天那个咖啡厅喝杯咖啡,我发现你比你姐姐说的还要有趣。”

    宫野志保给自己的聪明机智点个赞。

    三个人围在伏特加握着的手机前等待着织田雄二的回答。

    什么鬼?原谅我了?

    我犯了什么错吗?

    织田雄二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快速用手机敲着简讯给这个未知的号码发过去。

    他也不管宫野志保看不看得见。

    看着屏幕挂断了电话。

    琴酒的脸上浮现杀气。

    “大哥。”

    伏特加询问琴酒是不是真的要那么做。

    琴酒刚要开口。

    叮叮叮~的简讯响个不停。

    伏特加打开手机简讯。

    “志保姐。

    不知道是你的手机信号不好。

    还是我的手机信号不好。

    刚刚许久没有听见你的声音。

    原谅我不礼貌的挂断了电话。

    今日的事情是这样的。

    如此,巴拉巴拉。

    七日后,家父的丧宴。

    志保姐,你要不要来吃席。”

    琴酒看着简讯上的笑容,忍不住笑了出来:“雪莉。他问你要不要去吃丧席呢。”

    伏特加也不可厚道的笑了出来。

    宫野志保看着两人,给了两个白眼。

    “谁爱去谁去。我可还要忙着实验。要不是刚刚突然被警察找上门。我才不会找你。”

    她说完,华丽的转身走进了自己的实验室。

    “大哥。”

    伏特加作为琴酒忠实的小弟,怎么能够忍受宫野志保如此怠慢琴酒。

    “随她去。雪莉的价值比你我要高。不过,明美那里要盯紧。她最近有想脱离组织的想法。这可是很危险的想法。雪莉对组织很重要。不能让她把人带走。”

    琴酒作为组织在霓虹国的负责人,虽然是雪莉的上司,但是实际上他并没有直接命令雪莉的权限。

    研究人员在组织里都是有特殊待遇的。

    尤其是获得了代号的研究人员。

    某种程度上是和他琴酒平起平坐的。

    琴酒冷酷的带着伏特加坐上了他的专属座驾保时捷356A。

    躲在门后听着两人谈话的志保,想起她的姐姐:“姐姐。你不要做傻事啊。”

    眼神里流露出些许的哀伤。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