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咳。”

    毛利小五郎和安室透互相咳嗽两声,目光期待的看向对方。

    “毛利侦探。长者为先。要不,你先来?”安室透颇为谦虚的礼让着如此出风头的机会。

    毛利小五郎摇摇兔头拒绝道:“不不不。这个时代是属于年轻人的。安室先生,你来,你来,不要谦让。”

    “哪里。哪里。在下学识浅薄。怎么比得上毛利侦探。”

    安室透疯狂摆头拒绝。

    看着两人互相谦让。

    宫野志保十分不悦的给了两人一人一记柯南最爱吃的脑袋开花。

    “现在。冷静下来了吗?”她眼眸冰冷的看了两人一眼。

    “对不起。”两人集体土下座向宫野志保道歉。

    负责人擦擦不存在的冷汗,面带微笑的对着毛利小五郎说道:“毛利侦探还没有睡着,要不先请这位侦探开始?”

    目光逐渐转移到安室透的身上。

    安室透有心想要听毛利小五郎的推理来印证一些自己的推理,正当他想要再次拒绝的时候。

    收到了克丽丝和宫野志保两人凌冽的目光。

    他无奈的抛砖引玉起来。

    “首先。第一点,是关于杀害被害人的凶器的问题上。因为被害人伤口的口子很大。我在第一时间认为这是被认为的利刃直接割伤的。但是死者所在的位置根本没有这个条件让他遭受到如此锋利的利器伤害,而不在四周的墙壁上留下痕迹。同时,大厅里也没有听见响动声。甚至警察也没有搜索出大型的凶具。”

    安室透指着死者的伤口和墙壁。

    毛利小五郎抱着手臂点点头。

    负责人好奇的问道:“那么杀害死者的凶器到底是什么呢。大侦探。”

    “是冰。或者说是利用某人身上物件临时制造的利器。”安室透的目光看向了大胜夫人头上戴着的发簪。

    “和我想的一样。只是你为什么会认为是大胜之子犯下的案件呢。”毛利小五郎赞许的目光看着安室透,凶器这里他们分析的差不多,但是为什么最后的凶手上差别就如此之大呢。

    “是时间上哦。毛利侦探。五名嫌疑人虽然都有犯罪的凶嫌,但是他们没有足够的时间。在当时的时间内,有足够的时间办到这件事情的只有大胜之子。毕竟大胜夫人有明确的不在场时间。”安室透将两人的口供证词递给了毛利小五郎。

    这份证词负责人并没有给两人查阅。

    是刚刚要进行推理之前,安室透特意找负责人索要的。

    毛利小五郎接过档案袋,开始仔细的翻阅。

    大胜之子连忙开口狡辩道:“时间?我虽然的确有足够的时间犯下命案。可是我那是去清洗因为杀牛染到身上的血液。”

    “是的。作为畜牧场的少爷,亲自下场宰杀牛犒赏部下,这应该不是属于你的事情吧。毕竟你还只是一个孩子吧。根据嫌疑人的口述,在此之前,你根本就没有亲自独立宰杀活牛的经验。在这之前,是由你的父亲一直处理这件事情的。”

    安室透目光咄咄逼人的看着大胜之子。

    大胜之子冷汗直流。

    “是他的父亲交代他要代替他执行这个项目。目的就是在抵达北海道的时候,能够顺利给底下的员工分发员工福利。他父亲因为在不久前吃坏了肚子。因此这件事就被他拜托给了大胜之子。”大胜夫人忽然跑到身前来,抱着大胜之子,眼泪含着光。

    煞是可怜。

    “咳咳。”毛利小五郎咳嗽一声,将众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对了。毛利侦探。还有您的推理。你指正这位夫人是嫌疑犯,这是为什么。”负责人恍然大悟的表情出现。

    大胜夫人心里微微有些颤抖,但是还是面容凄惨的看着众人,自我辩解道:“毛利侦探。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怀疑我。但是我希望你能够给众人一个合理的解释。”

    “咳咳。大胜夫人。在我进行推理之前,我先问你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你的发簪是什么时候发现不见的,又是什么时候拿回来的。第二个问题。你的云秀裙现在在哪。”毛利小五郎目光深邃的看着大胜夫人。

    大胜夫人心里一惊。

    “发簪?”负责人疑惑的说道。

    “很简单。发簪只是导致被害人因为冰刃受伤,但是,这是一处致命伤。”毛利小五郎指着被害人腹部的位置。

    “这是一击毙命的伤势。那么,之后的伤口又怎么解释呢。”安室透不解的问道。

    “安室侦探。你推理的都是对的。而我之所以断定大胜夫人是凶手。就是因为你察觉到的这个伤痕。让我开始对大胜夫人产生怀疑。”毛利小五郎双手插兜,自信不凡的看着大胜夫人。

    “这是为什么?”负责人有些懵了。

    “很简单。这是因为先是大胜之子对被害人造成致命伤害,但是因为天气寒冷的缘故,血液很快就冻住了伤口。因为用冰形成冰型盾牌,防止了血液飞溅。同时,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他将属于大胜夫人的发簪留在了这里。在那之后,大胜夫人应该是看到了被害人的惨状。同时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她用同样的方法,利用云秀裙制造了凶器。然后给予了被害人真正的致命伤痕。”

    毛利小五郎依次比划着被害人身上的伤痕。

    此时,一个警察的手里拿了一个破破烂烂的衣服过来。

    “毛利侦探。您要的证物。”

    众人看着毛利小五郎拿起着破烂的衣服和被害人的伤口切合在一起。

    发现这衣裙的破口处竟然就是伤口的地方。

    毛利小五郎再讲衣服翻转过来。

    众人发现破口处有着非常锋利和僵硬的刺绣。

    “大家请看。”毛利小五郎拆开一瓶水,将水自上而下浇下。

    衣裙上的刺绣处,渐渐的慢慢的凝结处冰柱子。

    然后,将这个衣服戳入一个准备好的假人身上。

    假人对应的部位应声开裂。

    众人纷纷变色。

    唯有克丽丝和宫野志保面色不改的看着这一幕。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