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圣地水族馆的门口,在工作人员热情的相送下。

    走出三个情绪低落的青年人。

    站在门口等候织田雄二出来的织田凰一,满脸疑惑的看着这三个人。

    宫野志保和宫野明美两个姐妹手挽着手,眼神里是难以掩饰的失落。

    尤其是明美,这个平日最开朗,内心最坚强的女孩子。

    她的眼角是刚刚擦拭过的泪痕。

    如三月春花,忽遭十二月寒冬的风霜打击。

    就连往日的高冷御姐的志保,眼里也少了往日的活跃。

    雄二与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

    他的眼底不知道在看着什么。

    “雄二。志保。你们怎么了。”织田凰一迎了上去。

    听到凰一的呼唤,志保勉强露出一个和煦的微笑:“凰一姐。没什么。我还有点事。就先和姐姐回去了。”

    志保的笑很牵强,配合旁边明美的面容表情。

    凰一有心想问,也忍住了。

    “那么。我派人送你们回去。”凰一这来接雄二,可是好几辆车前呼后拥一起过来的。

    目的就是确保雄二的安全。

    虽说雄二说白是一名忍者,但是没有亲眼见过白实力的凰一并不放心。

    志保抬眸看了一眼凰一,然后发现不远处的一个金色短发黑衣男,摇了摇头,“不了。我的伙伴来接我了。不劳烦凰一姐了。”

    明美不知道志保为什么拒绝凰一,但是信任自己妹妹的她,并没有多说什么。

    “真的吗?你可不要骗我。志保。”凰一认真的看着志保。

    “姐姐。看你背后的帅哥。”织田雄二双手插兜,眉毛一挑。

    一个身穿黑衣的短金发男人,头上还带着小黑帽子,麦色肌肤,看上去挺结实有力。

    安室透,或者说波本,真名是降谷零。

    霓虹国公安。

    雄二没有想到降谷零这么快就出现在他面前了。

    就是不知道是冲着白来的还是冲着志保来的。

    “嗨。我叫安室透。是志保小姐的同伴。”安室透一脸微笑,很是迷人。

    至少凰一是看的心花乱颤。

    “你好。我是织田凰一。这是我的弟弟织田雄二。”凰一的眼睛快变成桃花眼了。

    毕竟透子可是大帅哥。

    对于没有出过国的霓虹国女子可能不能接受透子那飘逸的金发。

    但是从米国回来的凰一,可是就吃这一套。

    雄二已经开始考虑是不是有些事情不能告诉凰一。

    他担心凰一被透子的美人计吃的死死的。

    “安室透?算了。我们回去吧。”宫野志保对安室透并没有多大的影像。

    宫野明美紧紧的抓着志保的手,两人跟在安室透的身后,上了安室透的车。

    凰一全程目视着透子的离去。

    雄二则是找白了解透子是什么时候来的。

    “那个家伙就是大人说的降谷零。霓虹国公安吗?”白向雄二询问肯定的答案。

    “是的。不过,最好还是叫他安室透。他现在蛰伏在某个势力里面当卧底。”雄二小声的说道。

    “嗯。大人。他单独找过我了。问我愿不愿意加入他们的组织。在他的手底下做事。我拒绝了。”白将刚刚的事情报告给了雄二。

    “好。我知道了。等时机成熟的时候。我会让你进入这个组织替我去探听一些情报。在那之前你先跟着我。护我周全。”雄二点点头,思索了一下。

    “好的。大人。”白没有什么意见。

    酒厂必须要进去的。

    但是自己加入就太危险了,最好的选择就是让自己的手下以区别自己的身份进入。

    白丝目前最好的选择,来自比叡山的忍者,接受雇佣在织田家做事。

    没有完全打上织田雄二的印记。

    “好了。雄二。你还没有告诉你们今天发生了什么事呢。怎么志保的情绪会那么不好。”凰一见安室透彻底远去,这才将视线收回在雄二的身上。

    “这个。那个。”

    突然被凰一提及这个问题,雄二有些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么回答。

    -----------------

    安室透的车内。

    安室透坐在驾驶座上,看着前方。

    明美依靠在志保的肩膀上小憩。

    “安室透。你怎么会来。我不是让琴酒本人来接我的吗?”宫野志保见姐姐完全睡着了,这才开口问道。

    “琴酒大人他有事要忙。正好我在附近,他就让我过来了。”安室透微笑着回答。

    答案可谓是滴水不落。

    志保眼神微眯,她不大信安室透的话。

    从上车时看到的情形,透子接人是顺带的。

    目的应该是站在凰一身后的那个姑娘。(白。不认真打交道的人第一眼都会认为是姑娘。)

    在沉默中,安室透将宫野志保两人送到了志保目前所在的研究所。

    临下车前。

    安室透对志保问道:“你们真的就没有再和你们母亲宫野艾莲娜联系过吗?”

    志保和明美两人瞳孔猛缩。

    明美的身体在发颤,志保安抚着明美,她抬眸看向安室透:“你在我身上装了监听器?”

    安室透闻言略有疑惑,摇摇头道:“志保小姐。本人可不会做出这样违背组织的事情。”

    “安室透。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要问关于我母亲的事情,但是如果你保密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一点点关于我母亲的事情。”

    宫野志保此时心里也有些乱,但是她知道她的母亲有可能活着。

    不然无法解释今天这通电话是怎么打过来的。

    只是为什么会存在两个雄二,以及雄二里对话的意思是她和姐姐都已经不在人世了。

    她必须要活着。

    和姐姐一起活着见到母亲。

    在那之前,她要拉拢和发展一切能够掌握到手中的力量。

    眼前的安室透就是不错的选择。

    他是少数在组织里独来独往的代号成员。

    一番利弊权衡之下,志保愿意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安室透。

    安室透的精神瞬间活跃起来,他的眼神雀跃的看着志保,信誓旦旦的说道:“志保小姐。放心。我就是为了寻找艾莲娜医生的踪迹才加入组织的。小时候,我曾经见过你的母亲,以及你的姐姐。只不过,你的姐姐似乎没有认出我来。”

    看着一旁小鸟依人的明美,安室透轻笑。

    明美闻言认真的打量着安室透,到最后还是摇摇头:“我对你没有影响。”

    “明美。我给你提个醒。宫野医院里最爱打架受伤的小孩。三天两头跑到医院里找艾莲娜医生包扎伤口。”安室透回忆起过往,嘴里露出一副幸福的笑容。

    “是你!”宫野明美经过安室透的提醒,倒是有一些映像,“我的确记得有个混血儿天天借着打架受伤的名义接近妈妈。不过,我对你的姓名倒是不记得了。”

    两人叙旧起来,倒没了志保什么事。

    依偎在窗边聊起天来。

    浑然把志保抛在一旁。

    气的志保牙痒痒。

    这个家伙,难道也想像赤井秀一那个混蛋一样将我的姐姐抢走吗?

    要是雄二知道这个想法。

    估计要笑哭死。

    你以为安室透惦记的是你姐姐?

    志保。

    太年轻了。

    人家惦记的是你的母亲。

    千年前曹贼是个人,千年后曹贼是种精神。

    天色渐晚,实验室里的人开始出来寻找志保了。

    见志保在车子边,画着圈圈。

    看到有人来的志保,连忙和姐姐说道:“好了。姐姐。别说了。有人来了。安室透。下次有空的时候,我们再单独聊。还有,别打我姐姐的主意。赤井秀一的亏我姐姐吃一次就好。”

    好似一语双关。

    波本快蚌不住了。

    因为他是公安的卧底。

    “雪莉大人!”沿途的小弟恭敬的相送宫野志保和宫野明美进入研究所。

    安室透看着离去的两姐妹。

    回顾着关于两人的一些信息,以及两人今天的状态。

    他得出一个结论。

    宫野艾莲娜真的可能没死。

    正躲在某个地方,等待着归来的时机。

    雄二表示,你们一个个迪化的真严重。

    要不这笔给你,你来写?

    美妙的误会就此结下。

    只需要静静的等待它开花结果。

    无非就是苦苦雄二。

    多办几次宴席了。

    -----------------

    耗费了一番精力,才将事情盖过去的雄二。

    他精疲力尽的坐上车子。

    车子开往餐馆。

    今日吃大餐。

    其实也就是西餐。

    此时的天空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他不禁想到了工藤新一和毛利兰的名场面。

    天空下着小雨。

    从不知道哪里逛出来的两人。

    因为下雨,作势要一鼓作气跑回去的毛利兰,在奔跑中将大衣的帽子戴上。

    工藤新一在后面追。

    “兰,不要跑。你这样会悲伤的。”

    对,就是这句话。

    雄二有记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